「人类世界充满失望」他被野狼养12年,被带下山后反被同族排挤

「人类世界充满失望」他被野狼养12年,被带下山后反被同族排挤

「为什幺要带我下山、要我融入人类社会?」西班牙男子潘托哈(Marcos Rodríguez Pantoja)7岁开始便独自在深山里生活,被母狼收养,跟着野生动物觅食栖息,这样的生活维持了12年。19岁时,他被当地民防军发现并被「救」下山,成为了人类,却也开始了一辈子的梦魇。

「人类世界充满失望」他被野狼养12年,被带下山后反被同族排挤

1946年,潘托哈出生,3岁的时候母亲过世,7岁时面临父亲再娶、承受继母虐待,但父亲没有出面维护、反而把他卖给了年迈的牧羊人。这个结果对潘托哈来说或许还更好,他跟着牧羊人一起照顾300多头羊、学会生火、使用工具。

不过这样的宁静只过了不到一年。在潘托哈未满8岁的时候,牧羊人过世了,剩下潘托哈一个人。

「动物们教会我填饱肚子的方法,牠们吃什幺、我就吃什幺。」潘托哈跟着野猪找到土里的根茎类、喝露水,採摘莓果和野菜,跟着分辨哪些植物有毒。他说自己还有一条蛇朋友,一起住在废弃矿井里,他为牠做巢、餵食,而蛇朋友会跟着他。

「人类世界充满失望」他被野狼养12年,被带下山后反被同族排挤

有一次,潘托哈钻进洞穴中、发现是狼的巢穴,没有警觉地跟窝里的小狼崽玩耍,玩累便睡着了,直到母狼带着生肉回巢餵食小狼。潘托哈回忆当时的情景,彷彿历历在目:「我也好饿,只是母狼兇狠地瞪着我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小狼分食生肉。其中一只小狼靠近我,我想偷牠的食物,然后就被母狼吼、挥爪攻击,我就不敢动。」

可是最后,母狼朝潘托哈扔了一块肉,还用鼻子把肉顶得更靠近他一点,示意他吃。等潘托哈吃完,母狼还舔了他的身体,正式接纳了潘托哈。从那时开始,潘托哈成了狼的小孩。

「人类世界充满失望」他被野狼养12年,被带下山后反被同族排挤

因为有母狼,他第一次感受到母亲的爱;那窝小狼崽们、也成为他最亲密的兄弟姐妹,照顾着他。潘托哈说,那是他人生中最幸福快乐的时光,直到19岁时被民防军发现。

被民防军发现的时候,潘托哈衣不蔽体,甚至因为四足跪地行进、手脚和关节都长满厚茧,当时立刻就被「保护」起来、送到山下的村庄进行融入人类社会的训练。

但是,他害怕理髮师的剪刀、害怕滚烫的热汤、害怕柔软的床、害怕人类社会的壅挤和噪音,尤其是汽车的喇叭声,所以他害怕过马路。他不懂为什幺蚂蚁可以成群地朝一个方向走、人类却涌向四面八方。

「人类世界充满失望」他被野狼养12年,被带下山后反被同族排挤

潘托哈被带下山后,由马德里的修女收养,但是潘托哈并不快乐。

在人类社会出生的他曾被虐待,再次进入人类社会后,他在护理和建设的工作上被主管利用、欺骗,也在军队服务过,但工作始终不顺利、一份换一份,还因为不懂政治和足球之类的话题而被排挤、被当笨蛋。

见识许多人性丑恶面,潘托哈曾闪过归山的念头,所以曾有一次回到当年的莫雷纳山脉,寻找和「家人」生活过的地方,但那个地方已不再是属于狼的森林、而是人的聚落。潘托哈曾见过狼群、并试图亲近,却被狼群避而远之、不愿再接受他,「我知道、因为我身上都是人的臭味。」潘托哈说。

「我知道狼群在哪里,也感受得到牠们的呼吸声,但是我看不到牠们。当我试着呼叫,虽然能得到牠们的回应,但就是无法靠近。」

「人类世界充满失望」他被野狼养12年,被带下山后反被同族排挤

他放弃回归狼群,一直到因伤退休、拿了一笔退休金,用这笔钱将自己安顿在附近的村庄,偶尔到当地酒吧帮忙,或被学校找去跟孩子们聊聊大自然的故事,并且三不五时回去亲近狼群,这已经让他十分满足。

VIA Univision Noticias、BBC Mund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