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与人之间的适当距离

人与人之间的适当距离

和某个你关心的人陷入沟通僵局,你该怎幺做?

吉姆是我的朋友,这一年对他来说很艰难,最近一次碰面时,吉姆请我帮他去见一个客户艾德,几分钟就好,我同意了。但几天后,当我到达艾德的办公室,柜檯人员却告诉我,他出国了,还说艾德以为我前一天会来,但我没出现,让他很失望。

我尴尬的道歉后离开,立刻打电话给吉姆,他查了电子邮件,发现他给错日期了。我请他务必亲手写个短笺给客户道歉,解释其中原由。他答应会处理。

我们后来没再讨论此事,直到有天因为我即将有一场研讨会演说,艾德也会出席,所以想知道此事后续处理状况。

没想到吉姆却突然生气冲我发火。「我没写信。彼得,我破产了。我没有时间做其他的事。难道你不明白吗?」

我对他的反应感到吃惊,也感觉很受伤,只好先走开,但脑子里不断想着:他为什幺对我发火?我始终相信只要把事情说清楚,任何问题都可解。

理智上,我了解这是怎幺一回事。事业遭受重创确实令人感情变得非常脆弱、紧绷,也极端难受。从这点来看,问起那封信似乎小题大作,又不合时宜。

加上他对自己没有遵守承诺感到羞愧,于是迁怒于我。这些我都明白。但在情感上,我却觉得他像是背叛了我过去一年为他所做的一切。我对接下来该怎幺看待我们两人的关係,感到很困惑。

我可以再找他谈谈,但我非常确定只会觉得更受伤。我也可以找别人谈他的事,了解别人的看法,顺便发发牢骚,但我不想做那种人。

当然我可以彻底放弃他,但我们在同一个领域做事,不可能避开彼此。我不想每次和他在同一个房间时,就冒出那股负面肾上腺素。再说,难道对每个言行伤害我的人,我都要绝交?我是个敏感的人,最后可能只剩下孤零零一个人。

最后,或许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我真的很喜欢吉姆这个朋友。他诙谐风趣,平常也算热心。我不希望我们两人的友谊就此结束。我打电话给我认为最有智慧的人生顾问,就是我的母亲。

母亲身边总是围绕着爱她的人。不久前,她跟我说,有个朋友背着她买下一个原本卖家答应给她的珍贵物品。卖家仍然对我母亲保持热忱,而我母亲也维持与卖家和那个朋友的关係。她怎幺有办法克服?

「我知道对他该有什幺样的期待,」她说。

「妳跟他谈过吗?」我问她。

「没有,」她说,「为什幺要谈呢?又不会有什幺差别。我不会改变他,谈论那件事也不会改变状况。」

「但妳怎幺还能若无其事的跟他往来呢?妳不生气吗?」

「我懒得每次看到人家做了我不喜欢的事就生气,说了我不喜欢的话就发火。我可不想跟所有人疏远。我喜欢他的其他特质,但我知道对他该有什幺样的期待。」

吉姆的反应不是针对我,更多是对他自己;而我正处于夹缝之中,不知该再也不跟他说话,还是企图跟他说话以解决事情。但其实还有一个选择,叫做包容他人原来的样子。

人不完美,包括我自己,所以不放弃吉姆才如此重要。如果我放弃他,等于放弃自己。接受吉姆的局限,也让我可以接受自己的有限。这还包括接受一个事实,就是有些情况是无法利用多沟通来解决的。

抗拒对伤害你或令你失望的人弃之不顾的冲动,通常他们并不是背叛你,只是为了自己的问题在苦苦挣扎,才呈现不完美的自我。

摘自《关键4秒》

人与人之间的适当距离

数位编辑整理:张奕芬,陈子扬
Photo:Thomas Quine,CC Licensed.